当前位置: 首页 >理论园地
石秀印 共商共建共享:民族团结新模式
发布时间:2016-05-26 16:42:47

宁蒗彝族自治县正在破解一个时代性问题:在新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如何实现民族间的团结、发展和繁荣。其创新亮点表现为“共商、共建、共享”,即以各民族的共商实现共识、共约、共诺,进而达成“一心”和民族团结、社会和谐,同时以此推进经济上的共同建设、共同发展,推进各民族间的共同分享、共同繁荣。从这个视角看,宁蒗这个“小县”具有“大思维”、“大思路”,对于国家的政治稳定、经济发展、民族团结、社会进步具有全局意义。

中国传统的民族关系模式一直是基于“天下思想”的“大一统”模式。历代中央政府对于周边民族多采取羁縻政策:一方面施行“仁政”、“德治”、“怀柔”,让“夷狄进至于爵”、进行册封,另一方面建立等级、藩属、臣属、朝贡的统治秩序,一旦出现夷狄“乱华”之事则“尊王攘夷”。新中国建立后的计划经济时期,实行了中央集权与民族区域自治相结合的制度形式,政策的基本取向是在“大一统”框架内推进民族的平等、团结和互助。

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型给民族关系带来了深刻的影响。传统民族关系模式的经济基础是游牧、农耕等自然经济,原子化家户的诉求主要是自然和“老天爷”的风调雨顺,以及在遭遇天灾人祸时得到政府和土司的保护。市场经济体制则导致了其诉求的根本性转型。他们变为根据市场原则要求择业、经营的自由,要求像在市场购物中成为“上帝”那样受到政府的尊重,要求民主、参政、影响政策以获取更多的市场机会,要求实现与其他民族相比较的公平、公正。怀柔加攘夷的统治模式已经难以适应这样的变化。

宁蒗县的共商,即是这一大背景下的创新性探索。这里的共商突出表现为建立起了两个机制。第一个机制是“代表性”,无论党政机构和自治机构都有各个民族的代表。乡镇班子中,在某个民族聚集的地方,尽量安排该民族的干部。在村党支部、村委会的选举中,通过“做工作”让村内“少数民族”的人也能当选。第二个机制是“参与性”,即各个民族及其代表参加“共商”。共商有各种形式,适应不同条件和事项。在县的各班子,各个民族的干部将本民族的困难、意见、要求、建议都带入会议室,进入政策制定程序,让大政方针充分代表各个民族的诉求和利益。同时,某民族来的干部负责调处本民族与其他民族的纠纷,以及本民族内部的纠纷。在乡镇,干部们进入农村召开乡情恳谈会,乡镇干部、村党支部干部、村委会干部、村民小组长,还有每个家庭一个代表,一块进行沟通、对话。参会各方彼此提出诉求和意见,通过共商达成共识,彼此约定和承诺,承担义务和责任。对于村财政,也进行“一事一议”。应该指出的是,宁蒗县的共商及其代表性、参与性都不是“拼盘”,群龙无首。党委和政府在其中起主导和引领作用。

宁蒗县的共建,也是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创新形式。历代政府的怀柔政策以及新中国计划时期的扶持政策,其主要内容都是“给钱、给物、给投资”,从中央说带有“恩赐”和“赐予”的味道,从少数民族说具有“被动”、“等靠要”的色彩。这种方式已经不完全适应体制转型后的情况。市场体制实行和鼓励主动、自为、竞争,实行和鼓励生产、经营、效率,主张付出——受益关系上的平等、公平。宁蒗县共建的创新点即在于推进这样的观念和行为转型,把各民族的共同富裕建立在主动努力、共同建设、共同创造的基石之上。

宁蒗县的共建主要有三个亮点。一是形成民族的内在驱动力。彝族干部们看到,因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从刀耕火种转变为现代生活,本民族对于市场经济有很多的不适应。对此,各级干部通过与民众的共商,说服和引导本民族群众弥补不足,通过约定和承诺转变观念,努力上进。二是构建新的联合形式。市场体制要求生产要素的规模配置,要求人与人之间的专业分工和合作协调的新型生产关系。他们通过共商、议价,达成共识、契约,来实现新型的合作。三是“砸锅卖铁也要办好教育”,借此提高民族的智力、能力素质,也提高民族的动力和品格素质。

宁蒗县的共建依然是党委和政府在主导和引导。借助于共商等机制,当地领导部门明确经济发展的思路和战略,制定出适合本地特点的经济发展计划,并通过共商、共识、共诺以及农户示范、企业家带动等体现为各民族的实际行动。

宁蒗县的共享,则是通过共商实现资源的合理分配,收入的公平分享。同时,促进区域的平衡发展,不让一个兄弟民族掉队。

总之,通过新型的共商、共识,宁蒗县推动了共建、共发展,初步实现了共享、共荣,实现了各民族的团结、和睦,全县没有发生过民族之间的群体纠纷。可认为,该县形塑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新型的民族团结、发展、进步。

(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)

资料链接:

牛窝子村的今昔对比

牛窝子是宁蒗县一个普米族人聚居的村庄,解放前全村共有35户、161人,受教育人口仅为1人。2012年末全村共有185户、760人,适龄儿童入学率达100%,16周岁学生初等教育完成率达99%;解放后累计走出研究生3人(含博士和博士后),本科生26人,专科生48人,中专生15人,其中,有41人参加工作,12人担任副处级以上领导职务。牛窝子村的变化,得益于宁蒗县“治穷先治愚”的发展定位。

摩梭人的手工纺织工艺

温泉村位于宁蒗县泸沽湖畔,有彝、普米、汉等民族和摩梭人。在摩梭妇女阿七独支玛家,每天都有人学习摩梭手工纺织,教她们的正是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阿七独支玛。在她的带领下,周边地区来自不同民族的960多名妇女在家门口实现了就业,人均每月增收近千元。更为重要的是,外出打工的摩梭姑娘纷纷返乡,摩梭人的民族工艺和母系文化得以保存下来。

(整理:李春艳)

来源:《人民论坛》